游戏天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4|回复: 0

因为爱你

[复制链接]

53

主题

53

帖子

27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79
发表于 2021-4-3 08: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遇到了一个好上司
  
  牧晓站在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正是正午。窗外的阳光薄薄地折射进来,恰好将他的白衬衣映成了金色。牧晓知道自己算一个好看的男子,年轻,英俊,透着几分优雅,眸子里有一种让女人窒息的忧郁气质。他凝视着坐着的优蓝。后者果然有些发呆,低下头,翻阅着他的资料。
  
  牧晓去后勤办公室领新工号牌的时候,师傅说:“你交了好运,优总是最好的上司。”
  
  第二天一早,牧晓在优蓝的桌上放了一杯蒙牛酸酸乳,替她把桌子擦得很干净。在他忙这些的时候,优蓝的高跟鞋已经踱进了办公室。优蓝把酸酸乳的钱塞给他,说:“这些有勤杂工做。记住,你是我的助理,不是我的下人。”上班不到一周,优蓝便带着牧晓去谈判了一次重要的商业合作问题。商场始终是男人的主场,消瘦而娇小的惟一女性优蓝却毫不怯场,谈笑间寸土必争,令对手非常恼火。
  
  离场休息的几分钟,牧晓去洗手间,他在格子间里听到外面几个男人在粗野地调笑:你们说:“优蓝在床上有没有这么厉害?会不会恼了的时候把身上的男人一脚给踹下床去?”另一男人插嘴:“等下吃饭的时候,我们轮流灌醉她,看看她狼狈的样子。”
  
  在饭局上,果然几个败类轮流敬酒,优蓝脸色潮红,眼见体力不支。牧晓挡在优蓝面前。他喝一杯别人喝半杯,即使这样,那伙人还是被他统统灌醉。
  
  回去的路上,优蓝向他道谢。他告诉她自己在洗手间听到的话。他说:“我两年没有喝酒了,为了你,我破例了。”
  
  不爱的原因
  
  牧晓领薪水第二天,辛野便来借钱,支走他一半的薪水。辛野说:“柳铃今天结婚,她给我寄了请柬。”等辛野走了以后,牧晓拿起手机,听着电流的声音在遥远的长沙响起。对方电话接起来,却不是柳铃清脆的声音,而是一个沙哑的女声说:“喂喂,找谁?”
  
  电话里很嘈杂,还有鞭炮的声响,牧晓张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把电话挂断了。然后他才说:“祝你幸福。”
  
  牧晓在冷清的马路上徘徊,手上的烟头在暗夜里一闪一闪,如他此刻哭红的眼睛。一辆黑色的奥迪停了下来,他听到一个温柔的亲切的女声在呼喊他的名字。在奥迪车里,牧晓软弱地呜咽,而优蓝却什么也没有说。
  
  等他哭完了,她的手心里藏着一枚纸巾。牧晓说着谢谢,眸子忧郁地看着车窗外墨黑的世界。他说:“我的女朋友,今天结婚了。”
  
  优蓝说:“她之所以离开你,是因为你们爱得不够深,或者,你不够好,没有什么可以埋怨的。一段感情结束,要学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单身男女的暖昧
  
  经过高层商议裁决的一个议案搁在优蓝的桌上。为了这个议案,公司领导层人士都已连开了好多天的会议,优蓝容颜疲倦憔悴。牧晓早上来的时候,发现优蓝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空调丝丝开着。她长发披散,胸口的衣服散落,露出洁白的一片肌肤,乳房的轮廓清晰可见。他轻轻走过去,为她盖上掉落在地上的毛毯。优蓝惊醒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羞涩地说:“不好意思。”她站起身来,脚步趔趄不稳,牧晓扶住了她。
  
  很快,牧晓和优蓝的绯闻开始散播。其实,单身男女的暧昧在这个开放的城市里并不算什么,只是因了是上下级的关系,在别人眼里就成了洪水猛兽。优蓝的奥迪交给了牧晓开。送优蓝回去的路上,牧晓说:“以后车还是你自己开吧,人家说闲话,说我在打你的主意,吃软饭。”
  
  身边的优蓝微笑着说:为什么?
  
  牧晓惊讶地回答:为什么?我想是因为他们嫉妒吧?
  
  优蓝说:“不是,我是问,为什么你不打我的主意?”
  
  牧晓愣了。优蓝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你很像我的一位故友,看到你,我就觉得亲切。你应聘来的时候,条件并不是最好,可是我还是留用了你。我喜欢你。”那个夜晚,牧晓没有回家。一夜缠绵,优蓝在牧晓身边熟睡。牧晓端详着房间里豪华的一切,宛若置身梦中。
  
  一张15万的支票
  
  辛野又来借钱,顺便带来柳铃的消息,怀孕了,又流产了,婆家好像为此很不满。辛野也很不满牧晓借给他的钱的数量。辛野说:“不到一年,你就傍上了富婆,如果不是我,你能有今天吗?”牧晓给了他5000块,摔在他的脸上。牧晓说:“给我滚,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肮脏的脸。”
  
  牧晓搬到了优蓝家。牧晓和优蓝同进同出,晚上两人一起做饭,优蓝爱干净,亲手为他洗衣服,然后叠得很整齐地放在柜子里。牧晓为她煮牛奶,为她放忧伤的俄罗斯民歌,为她朗诵普希金的诗歌。牧晓永远穿干净的衬衣,头发整洁,眸子忧伤而明媚。优蓝有时候看着他,目光都是呆呆的。
  
  一次,她牵着他的手,带着他一起翻阅一本像册。像册里,一个长得很像牧晓的男人,站在海边,风将他的头发吹得高高的。他的手上戴着和优蓝同一款式的戒指。
  
  优蓝说:“这是我的丈夫,两年前过世了,飞机失事。他给了我爱,也给了我财富。你和他真像,他也永远穿整洁的衬衣、爱煮牛奶,为我朗读普希金的诗歌,酷爱俄罗斯的民歌。”
  
  优蓝说:“你会娶我吗?”牧晓的眸子里荡漾着忧伤。他没有回答。
  
  夜里,优蓝迷迷糊糊,醒来,发现床边没有牧晓的影子。在窗台,她听到他在打电话:“爸爸,我会尽力筹钱的,您放心好了。15万,我总有办法的。你让妈妈好好治疗,不要担心钱的问题。”
  
  牧晓第二天起床,发现优蓝已经上班了,她在床头留了张15万的支票。牧晓没有请假,当即坐飞机飞回了长沙。
  
  爱和不爱的分水岭
  
  一切都那么熟悉。一样的街道,一样的梧桐树,一样的红顶白墙的五层楼的公寓房。推开门,早等待他多时的柳铃便扑进了牧晓的怀抱。牧晓轻轻推开她,从口袋里拿出那张15万的支票,说:“欠你的,我还清了。”
  
  柳铃说:“晓,别离开我,我爱你。他根本不是人,对我不好,离开你,我才知道我犯了多么不可原谅的错。”牧晓摇摇头,甩开她,离去。
  
  牧晓回到家里,意外地发现优蓝在他家,和他父母一起,和睦地包着饺子。优蓝说:“你回来了?”没有质问他为什么他的母亲会好好地在家里。而他也没有问,她怎么会找到他的家,像个贤惠的媳妇一样和他的父母在一起。四个人像一家人一样一起团团圆圆地吃了一顿饭。
  
  离开家的时候,母亲拉着牧晓的手说:“优蓝是个好姑娘,你要好好对待人家。”
  
  回到深圳,恢复了平静的生活。一天,优蓝出差,牧晓清洁房屋,在卧室的一个小柜子里,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盒子。轻轻打开来,厚厚一叠资料,全部和他有关。牧晓呆了,原来,优蓝什么都知道。
  
  是的,优蓝什么都知道。辛野敲诈不到牧晓以后,他便找到了优蓝,告诉她,牧晓因为生意失败,又急于还钱给背叛了他的未婚妻,辛野便替他出主意,去傍一个富婆。辛野已调查清楚,优蓝身家千万,寡居,心地善良,而最妙的是,优蓝的丈夫和牧晓长得很像。为了接近优蓝,牧晓故意摹仿优蓝的丈夫的爱好,以取得优蓝的信任和好感……一切都是处心积虑的,一切都是阴谋。
  
  牧晓等优蓝回家,拿出那个盒子。他愤怒地质问:“原来你早已知道?”优蓝说:“盒子,我是故意放在那里的,否则,我早可以毁了它。”牧晓说:“为什么你还要带我回家?为什么你不要我还那15万?”
  
  优蓝说:“因为,我爱你!”
  
  牧晓流下了一颗眼泪,接着,是第二颗,第三颗。他张开双臂,用一颗最卑微的心灵拥抱了上帝赐予他的最美好的礼物。
  
  是的,分手,没有别的理由,还是因为爱得不够。当爱足够深的时候,欺骗便可以得到宽容,辜负便可以得到原谅。爱一个人,便是当一边脸被人无情抽打的时候,还温柔地贴上另一边脸。因为爱,所以,始终要微笑如月光,无怨无恨地照耀爱人的心,将他于淤泥愁怨中救赎。
        北京看白癜风医院哪个比较好-白癜风的治疗方案-天津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游戏天空论坛 ( 陕ICP备13009885号 )

GMT+8, 2021-4-20 21:50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