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游戏天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回复: 0

-b-挽不回的爱情--b-

[复制链接]

1193

主题

1193

帖子

360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608
发表于 2017-11-16 12: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家界的冬天,是特别的冷。因为地处大山之间,空气一直是阴冷而潮湿。早晨在澧水河边散步,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原本干皱皱的外裤,就会有一种浸润感。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哪儿也没有去,唯独鬼使神差地来到了距我们学校不远的澧水河边。由于是早晨,河边雾浓,看不到多少行人,潺潺地流水声都能流传很远。我衣服穿得少,在清冷的澧水河边背着英语单词。这时,一位女孩浅笑的声音向我传来:喂,不错嘛,敢在这儿读书,要风度不要温度啦。随后,她在我的印象中便留下了没法抹去的印象。  她,是我们同系的女孩,比我低一级,是我们系里公认的系花。她,各方面都很优秀。  从那以后,在学校的大道上,我只要碰到她,总觉得她身材窈窕、脚步轻盈。尤其是她那双如秋水般的眼睛,总让我不敢正视。然而,她每次在路上碰到了我,都总要主动地给我打召呼。我曾试过逃避、躲开她,但那条才不到三四米宽的学校唯一的校道。无论我是怎么躲避,也无法逃离她的视线。那时的我,其实自河边与她懈逅,内心里便有了一种不能说的那份年青人的杂念。然我真的很怕见到她。因为我家里穷,而且我是复读才好不容易考上这所大学的。我一心很想珍惜,上天给我在高校就读的这个机会。让我这个没有社会背景的农家子弟,能多学点本事,走上社会后,或许会多几条出路。再说,从她的穿着不难看出,她家的条件至少要比我们家好上几十倍,或许,人家压根儿就没有那层意思。这原本就是我的单相思。  一个雪花飘飘的下午,满校园的枯草绿枝都挂满了雪花。路面很滑。我抱着厚厚的一摞书和课间笔记。一不小心,从图书馆跨向大道的最后一个台阶时,滑倒了。我揣在胸前的书与笔记,一下子如天女散花般地,飞去了距我两三米远。正当我爬起来去捡一本书时,一位女同学也突然跟我同时蹲下了身白癜风医院来。我抬起头,顿时怦住了呼吸,是她!尤其是她那双让我一直不敢正视的眼睛,让我们竟然对视了。很快地,我脸上就火辣辣了。她微带着笑,对我说:怎么那么不小心呢。  此后,我再也无法控制我那颗驿动的心。第二天,我便捎去了我的便条。上面写的内容很简单:你若星期天早上有空,我想邀你到河边那个地方相见。  这天早上的空气很好,河边也没有雾,整个澧水河畔就如水一般的清澈。我拿着一本《徐志摩诗集》佯装翻阅。她,来了。她,轻轻地向我走来了。我高兴得都快疯了。我说:感谢你,我今天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将这本《徐志摩诗集》送给你。她笑了,她问我:你约我来,就是为了这个?我说:是的。其实,我内心里真想说出那句话,但又压制住了。我终究没有勇气说出来。我缅甸,我胆怯。看得出,她有点心躁了。她接过书,走了。静静地,我望着她渐去渐远的身影。那清缓流淌的澧河水,有如快结冰地冷。  两星期后的一个晚上,校道上的灯光很暗,路上行人不多。我刚走到快要转弯的暗角处,她出现了。她突然地站到了我的正前方,手中拿着那本我送给她的《徐志摩诗集》,另还搂着一件手工织成的黑色毛线衣:给,是给你的,不知合不合你身,是我估计着大概抽空帮你织的。她将那本书和那件毛线衣一并塞给了我,就溜也似地跑了。  第三天,我也将我的心事写明在便条上了,想找个机会塞给她。  可是那一天,迟迟没有到来。因为我看见她跟别系的男孩子走到了一起,甚至在校外也常看到她与他相伴相随。然我每次见到她们,都装得是异常平静。而她看见了我,依还是像以前一样,很自然地召呼着我,却我只是随意地回迎她一下而已。  在我临毕业离校的那一天,我已经打点好了行装。她突然来到我寝室,是什么话也没说,塞给我一封信就跑下楼去了。我忙折开信,是激动得眼泪都涌了出来。她在信中告诉我:你肯定误会了,那个男同学是我表哥,我们考进了同一所学校,他是理科生,在生资系。  毕业后,我在家久等分配无果,便去了广州。因为我家境不好,不能老是在家那样等下去。再说,大学毕业了还呆在家里,我们那一块的农家人也会多多少少有些想法,甚至还会讽言讽语。我远走后,既眼见不着,也耳听不到,至少不会心烦。  在南方,我几经周折,跳槽了好几个地方,一直是居无定所。虽我有空时,给还在校读书的她也写过信,却总是不见回音。  2004年腊月,在广州流花车站,我正焦急地等着回家过年的火车,我们巧遇了。她,依然是孑然一身。她的衣着装扮,更显出她那种憷憷动人的美,且还时不时地从她身上散发出那种让我心碎的馨香。  她推着随身携带的行装,在我身边停了下来。她还是爱挂着那迷人的微笑。她向我召呼:你好,想不到在这儿能碰到你,我们都好几年没见面了,你现在,好吗?  我一下子眼睛润了。我已经听不到了车站的嘈杂声,也再看不到了周边的其他人。我站起身来,把手伸向了她。她一把抓了过去,紧紧地揣握着,紧紧地。我看到她的眼睛,也跟我一样湿润了。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她的话。她又抢先发话了,并有意地告诉我,她现在还是单身。她说,现在她正在组建自已的团队,还没有闲心处理个人的事情。她做的行业,也正好是我那时经营的同一行业。但是那时的我,与现在跟我相伴的妻子已经结婚了。我妻子远在家乡。她不愿跟我一起打拼创业。她是师大毕业的,我们家乡那些跟我一样的农村孩子,也正需要她那样的人,去孜孜不倦的教育培养。我,就一人带领着自已组建的兄弟,打拼着。  2007年七月,我的小作坊正面临着严峻时期,可以说是生死仅悬一线了。这时,从寮步突然打来了一个我不熟悉的电话,一子给我下了四十万的定单,挽救了我作坊整整六个月来的亏损,且还会小有盈利。  那公司的外发主管找到了我的厂址,说是他们的老板要将这单下到我这边来的。我处于生意上的沉稳,丝毫没有对那主管透露我作坊的困难,只是我内心里对那位老板充满了感激之情。  清款的日子到了,我得到了她们公司财务的通知,并要求我本人也过去。  从寮步到我的小作坊,需两个半小时的车程。这天,天空深邃疏朗,仿佛触手可及,路边那些绿色的草皮,就像是天然的地毯。平日里一般阴沉的南方天气,一下子突然放晴。  我来到了老板的办公室。一位看起来很有成熟感且颇具风韵的女人,正处理着手中的事务。刚走到门边,我一下子却不敢进去了,是她?我正想缩回去,但她已发现了我:不用躲了,进来吧,我看见你了。我强装着样子,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她对我说,她公司也才走出困境不久,其实2005年春,她就知道我了,但她爱莫能助,她说我们的这一行很难做,最好不要再坚持下去了,尽量转产转行。我怅然若失。她在这行的生意比我深而精。在她那间豪华的办公室里,就她和我二人谈着话,我对她说:事业起来了,也该成个家了。不要让自已心理还那么清苦!  她说,将自已的心事全放到工作上了,没清苦的成份在里面,眼下没碰到合适的,碰到了她会珍惜。  在我的货款方面,她怕我麻烦,除帮我开了支票外,另还给我付了相当数量的现金。让我度过了生意上最困难的时期。  2008年春,我听她相劝地忠言,没再干那一行了。她也在我转行后不久,就将生意脱了手。后来,我听跟她打过工的人告诉我,她没经营工厂后,就回了老家市城,花一百多万开起了一家面向大众消费的餐厅,且还生意红火。  然而,她现已是三十四五岁的人了,依还没有结婚。她带着她新组建的团队,继续走着打拼的路。  我的妻子也很开明,她常对我说,有空多去看看她,不要忘患者提问:腿上今天才发现有五个象大黄米粒那么大的小白点不知是不是白癜风了别人曾帮过你的那份心。却她哪里知道,那是我与她今生难以了却的那份情啊,我的爱妻!  又是一年冬天到了,我昨天在衣柜里,无意间又看到了那件我存放已十多年的黑色毛线衣。我对妻子说:记住,不要弄丢了它,我要将它永远珍藏!  很贴心而精明的妻子,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她对我说:琳的若要孩离熟出招必能防事,我来帮她找个优秀的男人吧,就在今年!  2013年11月2日晚         





 (散文编辑:江南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游戏天空论坛 ( 陕ICP备13009885号 )

GMT+8, 2017-12-14 01:08 , Processed in 0.13485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